平和记忆:我的梦里有一片竹林

摘要: 那竹子连片成林,庇护着小村庄宁静的生活

10-12 06:50 首页 鹭客社

 

       竹林栖闲是一位法官,出于职业的敏感,他希望只用笔名。这是鹭客社第一次有法官来稿,这是我第一次知道法官的脑海里除了法槌,居然还会有竹林,而来自乡村的我们,谁的梦里会没有一片竹林? ——  林鸿东





我的家乡是漳州平和的一个小村庄。美丽的九龙江西溪从小村边流过,滋养着世代辛苦劳作且淳朴的村民。但每逢雨季,洪水暴涨,河岸也会受冲刷而崩塌。为保护河岸、农田及村庄,村民们在溪边及村子周围种下了一片又一片的麻竹、刺竹,南方温暖而湿润的气候,特别适宜竹子的生长,不几年,那竹子连片成林,庇护着小村庄宁静的生活。


村民的生活生产,很多都离不开竹子。外公就会将竹篾编成鸡笼、水桶箍,菜园子也是用竹条、竹篾围起来,以防牛羊、鸡鸭进去偷吃破坏。惊蛰过后,将麻竹的叶子摘下来晒干了,到了清明时节,那和着艾叶浸出液、糯米、红糖、姜和白豆等多种原料的草粿用麻竹叶包裹,下锅蒸熟,清香四溢,令人垂涎三尺。因此草粿既是清明祭扫的供品,也是极具地方特色的甜品小吃。你完全不必担心吃多了会上火,因为艾草本身就有祛火的疗效。竹叶也是端午包粽子的粽叶。夏伏天气,缺少蔬菜,母亲扛起锄头,到自家的竹丛中挖来一两只竹笋,剥掉外壳,洗净切丝,无论是煮汤还是焖竹笋咸饭,那都是难得的美味。


无数关于童年的记忆是和竹林连接在一起的。在那物质生活仍旧贫乏的年代,没有什么迪士尼,也没有海盗船,那竹林便是孩子们嬉戏的乐园。或许家里及生产队食堂的伙食供应不能提供给孩子们足够的营养,或许小孩子本来就是嘴馋,所以很多玩法都和“吃”有关。我们用自制的工具,从甘蔗园里偷折甘蔗,拖到竹林里榨汁熬糖吃。或者挖个小土坑,将干竹枝、树枝放下去点火烧红了,丢下从地里偷挖来的番薯、山芋或花生,再将沙土盖上,等一会儿就是香喷喷的烤地瓜和烤花生了。我们在竹林里玩打仗游戏,用弹弓打麻雀,追逐、嬉闹,下沟里捉泥鳅,听一夜春雨后的阵阵蛙鸣,看翠鸟从池塘上飞过,看小牛缠着母牛吃奶……


冬去春又来。家乡现在已经成为专业化生产柚子的重镇,村民为了追求更多的经济收入,将很多竹林地改为蜜柚果园,当年竹林中的小土路也变成了可供小车行驶的水泥路。但假期回乡时只要再步入那一片竹林,那渐行渐远的童年图景便会立刻清晰起来。


       发表于2012年10月19日厦门日报《城市副刊》



作者简介:竹林栖闲,笔名,漳州平和人,70后,厦门某区法官。



 LOOKERS 鹭客社  守望共同的尘世故乡

欢迎关注鹭客社,投稿联系微信号:DONGE110







首页 - 鹭客社 的更多文章: